女教師辭職辦幼稚園,收的全是「怪」孩子,全年無假期照顧好「可愛的小天使」,網淚目:這就是媽媽

1997年,24歲的霍娟生下兒子飛飛。9個月時,小飛被檢查出先天性智力低下。此後,霍娟開始帶著兒子輾轉各地求醫。期間,她接觸到大批和飛飛情況類似的孩子。面對高昂的訓練費用和漫長的時間投入,很多家長選擇放棄,帶著孩子回家。霍娟也無法為小飛找到一所全托學校。面對現狀,霍娟決定辭掉老師的工作,為這類孩子專門建一所全托式幼稚園。多年來,霍娟和她的智障學生輾轉在城市周邊的城中村,先後搬家三次。

在山西省長治市太行東路柏後村的一處民房內,霍娟正在生鍋爐。十幾年來,霍娟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四處籌集資金,父母也跟著把自己的退休金全部拿出來維持幼稚園的運轉。為了節省開支,她自己修水電、縫衣服、給孩子們做康復治療、甚至自己生鍋爐。

瞭解到霍娟的情況,當地的好心人將不穿的舊衣服捐給幼稚園,霍娟專門留了一間房子存放這些物品。慢慢的,這些舊衣服越來越多,堆滿了整個房間。

從外面看,這是當地一座普通的二層樓民房。推門進入,立刻有一群大小不一的孩子齊刷刷地望著你,向你問好。這裡正是霍娟和26個智障兒的學校——長治啟明星智障兒幼稚園。在這裡,已經有不少孩子遠遠超出了幼兒的年齡,但這些孩子大多數不想回家,也有一些孩子已經無家可歸。霍娟說:「由于家庭貧困、父母離異、和老人留守家鄉等情況,不少都孩子面臨著無人來管或者照顧不周等問題。」

霍娟正在查看潘羽的小便情況,孩子無法正常控制自己的排便。剛來幼稚園的時候,她還是個孩子,她的父母離異,父親出生活費,常年在園寄宿,衣食住行都需要老師輔助。這個孩子體弱多病,很怕冷,常年身上都是涼的,稍不注意就會把手腳凍傷。

幼稚園的辦公室裡,掛滿了錦旗和獎狀。十幾年一路走來,霍娟得到了包括政府在內多方的認可和支持,也給幼稚園解決了不少實際困難。

在兩位老師在幫助下,一名智殘兒童正在刷牙。幼稚園每個孩子每月收費500元。霍娟說,出于人力和資金的壓力,幼稚園只能保持在30人以內的規模。如果想繼續擴大,一沒有資金投入,再則也沒有充足的場地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